哥哥今天真的什么也不说,想要平静地度过吗?
那我说啦,哥哥二十四岁了,要幸福啊。
哥哥,要真正地,幸福啊。

我又不开心了,我是不是我见过最容易不开心的人。

喜欢他的每一天都觉得,都想要感谢,谢谢我能够有这个荣幸,喜欢你。

和朋友谈了很久我喜欢的那个人,我唠唠叨叨地说他的过去,说那些只属于他的故事,讲他遇见的那些小人与挫折。我说我真的很佩服他,因为他遇到的每一件挫折都足够将我杀死,可他从来,从来都没有屈服过,可这个世界对他却并不怎么好,他甚至想要自杀。
说话途中我一直断断续续地流泪。
朋友沉寂了很久,对我说。
“他太好了,所以这个世界只能亏欠他。”
我忽然明白了一切。

所有的数学家都在和数学谈恋爱,而我是他们的cp粉

我哥受伤 我已经 够难过了
新浪你还让他上热搜
是不是有 神经病啊

我哥 伤得那么严重 我看着诊断报告 都觉得疼
不能参加大奖赛 的确有遗憾
可我只在意 你的伤情啊

今天也为他流泪了

我现在在看一本讲费马大定理的书,真的写得好好,有那种想要为之流泪的感觉。费马大定理的证明者叫安德鲁·怀尔斯,在他的时代,数学家们通过讨论结成小组发表论文已经成为了最通行的做法,几乎所有人的成果都是以数学家小组的形式署名的。而他为了证明费马大定理,为了确保这背后只有他的名字,为了这是完全属于他的,他选择一个人“隐姓埋名”地研究,那时他已经四十多岁了,学界早已认为他已江郎才尽。他为此付出了七年的时间,对于数学研究而言,个人努力是非常危险的,因为这无法通过交流检查出自己的谬误,从而可能犯下致命的错误,但他这样说到“当我第一次在图书馆的书籍里看到它,他看起来如此简单,但历史上所有的大数学...

他穿着西装打领带的样子真的好帅啊

手机是罪恶的,我要远离罪恶。

© 泰伦 | Powered by LOFTER